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福建治好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06:52:2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福建治好白癜风,上海治白癜风的仪器,丹阳白癜风医院,北京治疗白癜风费一般是多少钱,桓台白癜风医院,云南白癜风能治疗吗,望城白癜风医院

叶伯经常巡山,寻找迷路的驴友。

叶伯砌的灶台,让经过的驴友在这里生火煮饭。

叶伯每隔3天出山购买一次广州日报。

以前叶伯家靠这块防卫石防山贼,现在打开门睡觉也没事。

  图、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文生 通讯员李文斌

  鹤山市彩虹岭绵延10多公里,在其中一座名叫新开山的深山里,有一位老人,在山里居住了70多年。深山里手机没有信号,晚上一片漆黑,老人唯一的娱乐就是看《广州日报》。每隔3天,叶伯就会翻山越岭,来到石门村,再坐车一个小时,到鹤山宅梧镇买上几天的《广州日报》,《广州日报》已经在深山里陪伴叶伯20个春秋。

  叶伯一生没有结婚,没有子女。老人在这里住的是一间泥砖屋,但他却搭起了一个凉亭,每天在阅读完广州日报后,煲好茶水,为途经这里的驴友备用,然后四处巡山,在山里寻找迷路的驴友,每当发现驴友,老人就会提醒他们注意安全,老人最开心的时刻,是听到驴友们叫他一声“契爷”。

  深山长居74载

  他名叫叶光明,出生于1943年,在这座深山里,整整居住了74年。昨天,记者与几名驴友一道,寻访这位在深山野岭里独居几十年的老人。

  从鹤山宅梧镇出发,沿着乡村小道,兜过一段段山路,经过近一小时疾驰,记者来到了宅梧镇石门村,这里四面环山,与鹤山彩虹岭古驿道相连。记者沿着山坳的一条石头路向前行走,沿路长满杂草,随行的驴友介绍,这里本来没有路,近年来,驴友们入山多了,走出了一条泥石路,沿着泥石路兜兜转转,然后开始向山上爬行,翻过了一座大山后,前面一条是平坦泥路,再翻过一座大山,经过近1小时的行程,前面是一处杨桃林,穿过林洞,眼前豁然开朗,山坡上有一间简陋的泥砖瓦房,这就是叶伯的家。

  叶伯长期独居深山,言语较少,但他神采奕奕,身手敏捷。叶伯居住的是几十平方米泥砖屋,泥砖屋里有一间房间,房间两旁是厨房及杂物房,房间阴暗潮湿,屋内只有一张用两张木凳及几块床板搭起来的床,床上放着一沓沓报纸,独居深山,叶伯通过报纸了解外面世界!

  叶伯介绍,这座深山名叫新开山,位于彩虹岭山脉,清朝咸丰年间,他的祖先从梅州迁到这里,并建起了双孖潭村,最多人口的时候,有300多人,后来,叶伯的父亲在这个山势较为平坦的地方,建起了这间泥砖屋,一家人迁入这里居住。

  叶伯在这里出生,从小在这里居住。“小时候步行翻越大山,在山外的石门村学校读书,那时候,走出大山,到达学校,来回要走几个小时。”

  后来,双孖潭村的村民不断外迁,许多人都到了广州、中山、佛山等地,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,只剩下叶伯一人留守这里。

  与驴友成为好朋友

  虽然在深山,叶伯却与各地的驴友建立起深厚的感情,在泥砖屋前面,放着一台太阳能充电器。这是一名驴友翻山越岭背过来的,驴友们看到这里没有信号,没有通电,专门买了一台太阳能充电器送给叶伯。

  “山里湿气很重,但采光很好,有了这台机器,我这两年用上了电灯及热水。”叶伯说。

  叶伯介绍,从这里再翻越一座大山,那里风景秀丽,有两条瀑布,还有漂流,香飘四季,但山路十分崎岖,每次驴友进去,他都要亲自带路。

  叶伯心声:靠《广州日报》了解外界信息

  见到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,叶伯感觉十分惊讶:“我每天都要看《广州日报》。”叶伯介绍,他正是通过广州日报了解外界的信息。在他的房间里,堆放着厚厚的一沓《广州日报》,在床前摆放着两天前的《广州日报》,随时阅读。

  “我每隔3天,就要出山一次,来回几个小时,就是要买广州日报回来仔细阅读,这种习惯,20年风雨不改,外面的报摊人员,我都十分熟悉了,都知道我什么时候来,总是帮我连续留3天的《广州日报》。”

  “就是感觉广州日报内容丰富,信息量大,20年了,现在《广州日报》成为心中最爱!”

  建凉亭煲热茶为驴友引路

  叶伯养了10多只小鸡,种了一些黄皮、荔枝树,可以供自己吃用,他每隔3天出一次山,除了购买报纸外,还买一些米、盐及杂物等生活用品,其他都可以自给。

  叶伯介绍,生活在山上很少感冒发烧,虽然家徒四壁,但他专门修建了一个凉亭,每天清晨,煲好茶水,只要驴友经过这里,叶伯都会热情接待,介绍附近的地形,并为他们做向导。另外,他会把驴友们留下的垃圾,集中在一起,每隔3天带出山外处理。

  叶伯一生没有结婚,但有不少亲戚居住广州、佛山等地。“在山里住惯了,完全不适应大城市的生活。”叶伯向记者介绍,前年,侄子把他接到广州居住,“过不惯省城生活,只住了7天,就跑回山里了,待在深山心里踏实。”

  在深山居住几十年的叶伯,自称见过世面。“那时候,我去过几天省城,还参观过交易会。”“其实,我曾经有过意中人,那是上世纪70年代,我曾经喜欢过一位女知青,只可惜没有结果。”叶伯回忆。

  最担心:林深路陡驴友出事

  叶伯告诉记者,现在不少驴友登山成群结队的,最担心的是驴友出事,这里许多地方手机没有信号,山路崎岖,许多山路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,所以经常有驴友迷路,叶伯不时巡山,就是寻找驴友的踪迹,希望能够帮助他们。

  叶伯介绍说,距他居住地400多米的地方有一条名叫“彩虹岭”的古驿道,全长约15公里,最高处海拔660米。许多驴友在登山时,没有按照古驿道行走,而是呈强走捷径,由于彩虹岭山上林深路陡,很容易出事。5年前,30名驴友在鹤城镇的彩虹岭深山迷路,多名驴友出现体力不支和中暑头晕等症状,鹤山市公安消防大队官兵上山搜索了7个小时,将驴友全部营救下山,但其中一名驴友虽被送院抢救,但因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“如果当时我知道他们登山就好了,我会立即赶到现场,希望驴友们以后登山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叶伯说。

  驴友心声:是“契爷”也是救星

  昨日,同行的驴友斌哥向记者介绍,在驴友的微信群里,大家总谈起叶伯,大家都尊称他为“契爷”。

  去年,他与3名驴友在附近翻越新开山时,回程途中遇上大雨,前面一条水沟水流急速,要过去十分危险,大家当时十分心急,这时候,叶伯出现了,只见叶伯拿起一条木棍探路,自己稳稳地站在水中央,然后把一名名驴友接过水沟!“当时,我的一只鞋子被大水冲走,叶伯翻越了一座山,在水沟的尽头把我的鞋子捡回来。叶伯是我们的救星。”

  山居生活:

  夜不闭户睡得香

  地处深山山坳,这里手机没有信号,晚上不能收看电视,叶伯过着比较原始的生活,一入夜,他就入睡,清晨5时左右就起床,烧火做早餐,喂鸡。

  “长期在山区生活,很少与外界接触,以前与外界都保持着防备的心理。”叶伯带记者来到泥砖屋,在泥砖屋前摆着两块一米长、50厘米宽的巨石,叶伯指着两块巨石头对记者说:“这是上一辈留下来的,在旧社会,每天晚上睡觉,都要用大石头从里面顶着大门,以防山贼入屋,现在太平盛世,打开门睡觉也没问题!”叶伯笑着说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黑龙江如何治白癜风